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仙凡禁爱:冷佛宠妻

更新时间:2021-01-09 13:01:21

仙凡禁爱:冷佛宠妻 已完结

仙凡禁爱:冷佛宠妻

来源:落初 作者:谷汐儿 分类:言情 主角:安静 人气:

谷汐儿新书《仙凡禁爱:冷佛宠妻》由谷汐儿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安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冷性冷情的佛,孤独千年,傲然霸气,完美如他,是每个女人心中的完美。一个幽林的随性妖儿,善良而执着,两个云泥之别的人物会有怎样的火花碰触?几经回眸,回首的人儿依然是她,静静的守候,静静的思念。冰封的心石何时为她而开启,是携手共进,还是依然为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晚,更大的难题降临,就是伺候绝天沐浴。

蕴晕的白烟飘渺,偌大的浴池中水花四溅,叮儿闭着眼睛,小手拿着毛巾用力的搓着,反正不是她的身体搓疼也没关系,看不见的叮儿胡乱的搓着在浴池里的身体,全然不顾身体主人铁青的俊脸,直到皮快被擦破的时,被一道猛力拉入偌大的浴池里!

“啊……”浑身湿透的叮儿在浴池里打着滚,该死的大魔王不就是搓疼了吗,用不着这样报复她吧!

“你干什么!为什么要拉我下来!?”

“哼,本王就怎么不屑于让你看吗!非要把本王的皮都搓烂了,也不看看一个地方你都错了一个时辰!”绝天愤怒的眼里冒着火,岂有此理!这个丫头居然一而再的蔑视他,让她陪他沐浴,她居然坚持不肯下来帮他沐浴,搓个背居然搓一个时辰也不肯睁开眼睛看一下!真是气煞他也!

好不容易爬上池岸的叮儿,浑身湿透的衣服啪嗒啪嗒的往下滴水,不得已睁开的眼睛,有点羞愧的看着绝天后背已经擦掉皮的肌肤,“我从未见过男……男人的身体,要是看了,那我的清白怎么办!我以后还要嫁人呢……”双颊染着红霞,叮儿低着头不住的拧着裙角,安静的只有滴水的声音。

“呵!”绝天失笑,进宫了居然还想着嫁人?宫里的女人就是他的女人,她居然还顾着她的清白?“你难道不知道吗,进宫了你就是我的女人,包括所有宫女,嫁人,也要我放你,要是我看上你,你一辈子都不可能出宫。”

这次绝天没有用“本王”而是“我”,因为他发现,‘王’在她的眼里,什么都不是。

“是吗?就是你看上我,也要我同意啊,要是你一厢情愿,就自缢你也依然无法得到我啊!”倔强的眸中发着珍珠般的耀眼光芒,真是自大狂,以为全天下的女人都心甘情愿嫁给他?!

募得绝天从浴池中站起来,矫健的胸肌被叮儿的言语激的一颤,惹得叮儿赶紧紧闭双眼,非礼勿视!跌跌撞撞的往门口跑去,这个大魔王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干嘛,为自己的安全着想她还是“走为上计”!“啊……”踩到湿滑的地面,再加上一身的水,叮儿毫无形象的向地面撞去!

“呜……痛!”

绝天看着身上的人儿他做了垫底居然还说痛?来不及穿衣的他被叮儿好歹不歹的坐在“致命”上,吃痛的他还没有喊痛,而叮儿摸着自己的鼻子不住的揉着喊痛!

“咦?好像不是很痛……啊!”看清楚自己的处境,叮儿捂着脸大叫着站起来跑出去,留下无语中的绝天。

该死的丫头居然连一句谢谢也没有,就这样仓皇而逃?!忿恨的将拳头捶向冰冷的地面,第一次他有了失落。

慌忙逃跑的叮儿,跌跌撞撞的跑向刖兰亭,没有人追她,是她自己的心不安,魔王怎么回事居然救她?甩甩脑袋想让自己忘掉刚刚一幕,回到刖兰亭,叮儿呆坐在窗前的木椅上,呆呆的望着漆黑的夜空,想不通……难道,绝天看上她了?那她岂不是永远出不去?不行!要想尽快想办法离开!

对于已经被占据的心神,是容不下另一个男人的,即使再好,也是除却巫山不是云。

辗转难眠,好不易睡着了,浑浊的梦里有绝天,有逸凡,梦里她在陪逸凡看星星,突然绝天出现把她抢去,握着她的手生疼不放,逸凡眼里深不可测的眼神,夜空的星星褪去,黯淡无光使她看不清楚逸凡的脸,心里难言的痛蔓延,快要不能呼吸,募得手被一双熟悉的温度握住,抬头看见逸凡的俊美非凡的脸,谁说神灵只可远观不可亵渎,为什么她清清楚楚的感觉到逸凡的心跳,那么真实,那么温暖,下一刻她回到逸凡的怀里,鼻尖充斥着他的味道,让她好不温馨……

梦也许就是那么不着边际,却让她有短暂的温暖……

凌晨便早早起来,因为她要早早的守候在绝天寝宫门外,等候他的随时苏醒。

寝宫内的绝天一夜无眠,在昨夜叮儿走后,夜魔来报,居然查不到叮儿的底细,似乎在魔界根本没有她这样一个人,她究竟是谁?似乎是在他派黑白二人去寻找白叮儿以后她便出现了,难道和黑白二人有什么关系,对于叮儿的身份他一直没有太在意,他不是轻易对一个感兴趣的人。漆黑的寝宫,对绝天来说可谓是白昼,微眯着的眼眸,薄唇上扬,眼里流露出的是恶魔般侵蚀的眼神,看来叮儿,他要好好留意才是。眼神飘向门外的一道黑影,起的蛮早的嘛。

“进来。”慵懒的声线,绝天斜倚在软榻上,看向殿外的身影。

“吱……”绝天的话音刚落,叮儿便推门而入,寝宫很大,走向绝天的床边也需要较短的时间,第一次叮儿感觉近在咫尺,僵硬的去拿架子上的衣服走向绝天的床塌边,可是站了许久也不见绝天起身,抬头看,他依然酷酷的倚着头靠在软枕上假寐着,“王,等您起身的时候再叫奴婢吧。”说完把衣服放在衣架上,准备走出寝殿。

绝天在心里冷笑,好一个丫头居然给他摆脸色,“为什么想出魔界。”

话落,叮儿停住脚步,终于想起来了?缓缓转身,抬头看向绝天似醒非醒的慵懒样,“很简单,因为这不是我的家。”简单明了。

“说。”

叮儿知道他想知道原因,眼神移向窗外,天际初亮的鱼白,安静而清冷,缓缓说道:“一场误会,我本来是魔界外的人,很偶然的机会被带入魔界,现在我只是想回到自己的家乡而已。”平淡的叙述着,她已经不怪黑白二位哥哥了,也许是她命中注定要走的路。现在她只希望,魔王可以放她去,她可以什么都不计较。

斜倚在软榻上的绝天黑如谭的眸紧盯着叮儿的眼睛,平静的不像是在说谎,嘴角一丝冷笑,当然没有她说的那么简单,她只是不想再叙述,找了个简单明了的理由而已。

“能告诉我,是谁将你带入魔界的。”

叮儿一愣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口,说了他会降罪于黑白二位哥哥吗?虽然她生气他们改变了她的容颜,囚禁了她,可是善良的心还是不希望他们因为她受到责罚。

“你放心,我不会降罪他们,说吧。”看出叮儿的忧虑,绝天放出承诺诱导叮儿说出是谁把她带入魔界。其实他心里已知悉答案,只是想看叮儿会如何作答。

叮儿听完依然一声不吭,现在他是怎么说,可是谁知道他不会食言呢,像比赛明明是她赢了,可是现在呢,他还不是食言了。对他,她已经没了信任。

剑眉轻簇,半遮的眼眸掩饰住他骇人的目光,她居然不相信他,从一开始遇到她,她便对他没有信任,没有尊敬,亦没有放在眼里,看她的眼神,纯净的像是冰雪山上晶莹剔透的雪花,美得纯净,却容不得一丝杂质,如果不是她本身的容颜,她会是一个很美,很有灵Xing的倾城女子,只是她的心也好像怎么也走不进,打不开。好像为专人而留。

只是细细一眼,绝天已将叮儿看透,说是看透,亦是看不透,心里却自嘲着,终于又有他看不懂人出现了,记得许久前,有一个,他很尊敬的敌人,甚至一看再看,皆是不透。

“罢了,我会安排你出魔宫。”

僵在当场,叮儿不敢相信,绝天居然会答应她?!是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若反悔呢?!”

“哼,放心,你赢了比赛,我本该答应你的,不是吗。”绝天望向叮儿欣喜的眼眸,心却道,倘若他要反悔易如反掌,他不是君子,是恶魔,她好像并没有见识过。不过,会有机会。

“好!我再信你一次。”说完,恭恭敬敬的行了礼。

只是这句话让绝天陷入沉思,遥远的黑夜里,一张甜甜的笑容为他绽放,白色的棉衣群摇摇摆摆,唱着摧残他耳膜的“魔音”,带着婴儿肥的可爱脸颊让他不禁的想抱在怀里,一句“天哥哥”让他午夜梦回,寻找已不再的人儿,无语中叹息,叮儿,你究竟在何方,让天哥哥好找啊……

恶魔的心也需要安慰。

再次拿起衣架上的锦衣立在绝天身旁,“王现在要起来吗?”当然她不会得意的忘掉现在的身份,明明是准备进宫来讨好大魔王,让他放自己出去的,可是却一再的和他作对,既然他都已经答应自己了,不管是真是假,理应做点补偿吧,再说昨晚还救过她,想想他也没有多坏了,就像,像小时候的天哥哥,虽然看起来很坏,可是对她却并不坏啊。

“嗯。”绝天轻应了一声,才缓缓起身让叮儿为他更衣。

当绝天站起来时,叮儿有点揶揄自己的身高为什么和他差了怎么多,伟岸的身形,挺拔的肩膀,恶魔俊美的容貌,这个男人啊,还真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与人和,优点基于一身,只是Xing子要是不怎么傲就差不多了。

叮儿肤浅的想着,她对绝天可以说只是看了皮毛,初出世道的她怎会知道,发怒的绝天是个十足十的恶魔见人就杀,残忍至极,手上沾满的鲜血何止三三两两,是打平魔界江山亿亿万万生灵,人类,仙魔死在他手上的人命可是叮儿远远不会想到的,若干年以后她知道,一定惭愧自己居然怎么单纯的想象一个魔王。

夜晚,叮儿回屋的途中被夜魔拦了去路,夜魔忐忑的告诉她,要三思而后行,便离开了。

叮儿知道他是在说离开魔界的事,三思而后行,又怎么样,再三思也要行之啊。

只是谁有会想到,这里是魔界,魔界中的王,是怎样的凶狠残酷,却是叮儿怎么也想不到的,痛苦抉择……原来三思而后行的后面隐藏了怎么多的磨难,只是她依然无悔……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