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剧组异实录

更新时间:2020-02-14 14:20:53

剧组异实录 已完结

剧组异实录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解氏语花 分类:言情 主角:罗哥小魏 人气:

解氏语花新书《剧组异实录》由解氏语花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罗哥小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拍摄鬼片的剧组,却在拍摄时遇到了真正的鬼魂。一个无处不在的厉鬼,却引出一段感人至深的百年爱情悲剧。一个初出茅庐的男大学生进入剧组当场工,却卷入异灵世界不能自拔。一个时代诗书耕读相传的村庄,却蕴藏着巨大的诡异历史。一个远古部落的消失,却在万里之遥的地方解密……《剧组异实录》,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9初遇小咪

我撒腿朝村里跑去,走到村口,远远就望见一株大枣树,心想这大概就是刚才那老爷爷的家了,看屋顶炊烟袅袅,估计他家正做中饭呢。

我跑到老爷爷家门口,见老爷爷正在院子里扫地,他看到我,就热情地招呼我:“伢崽,进来进来!”

我走进院子,看得出这是挺普通的一个家庭,三间平房,屋内陈设简陋,但干净整洁。

老爷爷把我让进屋内,屋里一个面目慈祥的老太太在做饭,看到我笑着打招呼,然后给我倒了茶。

我接过茶,对老爷爷说:“大爷,我来是跟您说一声,陈氏祠堂的门匾掉下来了。”

老爷爷还没开口,老太太连呼造孽。

老爷爷却不以为然:“掉就掉吧,迟早的事,早先这些孙子把祖宗牌位都烧了,祠堂早就不是陈家祠堂,留着门匾也没用,倒叫人看着伤心。”

老太太接口:“说得也是,不过去年不是村里有人提议捐款重修祠堂吗?后来怎么又没了音讯了?”

老爷爷摇头:“村里陈老五的儿子那年回乡是说过,他出大头,号召村里集资修建祠堂,但后来这小子自己在城里出了事,就没人再提。”

我喝了口茶,站起来告辞:“大爷,大娘,我还要赶回剧组,我先走了,再见!”

大娘还要留我吃饭,我谢过后赶紧出来了。

我一溜烟又跑回祠堂,带上海叔爷叔,一路开车原路返回,和来时一样,海叔还是捧着香。

回去的路就比较好找了,因为这条村路从南往北有很多岔路,但从北到南却没有分支。所以我开得比较放松,为了防止再被安全带勒住,我干脆就没再系上。

因为村道蜿蜒曲折,所以即使路况正常,以我的水平开回剧组大约要四十分钟,我算算回到剧组刚好开饭,折腾了半天也真饿了,从后视镜看到爷叔和海叔也是满脸疲惫,都在闭目养神,从刚才爷叔的神态举动看,我猜测女鬼肯定不肯就范,心想剧组以后还有的是麻烦。我突然有点可怜制片人,为这部电视剧投了大把的钱,现在遇上麻烦,也只有硬撑着。

村道上车少人更少,两个地方虽然挨得近,但毕竟不是一个县,我这样开了十分钟也没见到一辆车,却突然见到一个漂亮小姑娘在路边招手拦车,我虽然心里痒痒地很想停车载上她,但想到我车里有两个诡异的老人捧着香火,怕把人家小姑娘吓坏了,就冲她摇摇手没停车。

赶到剧组正好开饭,生活制片忙着发盒饭,我替海叔和爷叔各领一份,自己也领了一份吃了起来。制片人看到我们回来,马上过来问爷叔:“爷叔,情况怎么样?”

我插嘴说:“不怎么样,这不,又带回来了。”

制片人脸色有些难看,什么也没说就走开了。

我吃完饭拿着空饭盒走到回收处,一个小姑娘低头在泡沫箱前整理空饭盒,我把饭盒放进去,小姑娘抬起头,我吓了一跳,这不是刚才路上拦车的小姑娘吗?

我尴尬地说:“不好意思啊,不知道你是剧组的人。”

小姑娘笑笑,并不介意:“没事!”

我搭讪道:“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这时生活制片走过来,对我说:“怎么,见到漂亮小姑娘就迈不动腿了?这是剧组新来的生活助理,附近就近找的。”

我马上介绍自己:“我叫小魏,场务组的。”

小姑娘抿嘴一笑:“那你叫我小咪好了。”

我问:“你刚怎么在那条路上?”

小咪:“我家就在那边啊!”

这时来还盒饭的人多了起来,我再多问也不太好意思了,就对小咪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一转身我感觉有点奇怪,刚才我开车离陈家村十分钟的时候碰到小咪,后来我又开了近三十分钟,虽然路窄我开得很慢,但怎么也比她走路快得多啊,要认真算起来,三十分钟至少二十公里,而她靠走路,半小时最多三公里吧?怎么她就比我先到剧组呢?而且,后来一路上也没见后面有车追上来啊!再折回去问她肯定不好意思了,反正现在她在剧组了,以后有的是机会问。

这天下午海叔和爷叔没叫我,我就去拍摄现场帮忙,小斌见我又回到场务组很高兴,这天拍的是女主生前被恶霸强暴的戏,开机前我们都被清场了,只留摄影师、录音助理在里面,灯光师对完光也出来了,连导演都只在屋外看监视器。

小斌遗憾地对我说:“脏活累活都是场工干,好戏却轮不到我们,还是录音助理好!”

我说:“得了把,录音助理这么好干的?你去把吊杆话筒举五分钟试试?”

小斌看我没有同感,就换了话题:“听说你早上跟去捉鬼了,结果怎么样啊?女鬼现行了吗?”

我赶紧嘘他:“你胡说什么?谁告诉你的?”

小斌不以为然:“切,现在剧组谁不知道啊,要不是制片主任发话,现在走了不给工钱,估计很多人都想不干了!整天提心吊胆的,白天累死人,晚上还睡不好,再过一个月,我也变鬼了。”

我想想这也是事实,为了口饭吃,大家都不容易。

这天晚上我又做梦了,还是那个山谷,还是那个梦境,我已经知道是做梦也不再害怕,反而想着索性就享受一番。

我正春意盎然春光无限的时候,一声巨响把我从春梦中拉回,我睁开眼,小斌似乎没被吵醒,他还在熟睡中,呼噜声此起彼伏。

我望了一眼窗外,这天夜里没有月光,外面一片漆黑,我不敢多看,唯恐那张红通通的脸在又在窗外窥视我。

我把头蒙在被子里,慢慢地又睡着了,可不一会我又被悉悉索索的声音吵醒,仔细听好像是猫爪在挠门,我马上拍醒小斌壮胆,然后开灯,可打开房门望去,整个走廊都没有发现什么。我只好在小斌的抱怨声中再次入睡。

第二天见到爷叔,发现他老人家气色很差,脸上乌云密布,我惊问:“爷叔,你不舒服吗?”

爷叔说:“昨天晚上没怎么睡好。”

我担心地问:“爷叔,昨天在陈家祠堂到底发生了什么?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呢?”

爷叔叹了口气:“昨天郑秋娥得知她未婚夫君的魂魄已经不在冥界,便大闹陈家祠堂,不仅不肯投胎,反而怨气更大,要找她男人的投胎身复仇。我寻思,解铃还得系铃人,所以我们要先找到那个人。”

我好奇地问:“这怎么找啊?”

爷叔说:“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断不了前生因果,这个人一般投胎都不远,即使投胎很远,也必会和他前生的家有某种关系,总有一股神秘力量会牵引他过来。”

我又问:“那怎么知道就是他呢?”

爷叔呵呵一笑:“投胎之人都会带着前生的印记,我们只要足够了解这个人,和他死时的状况,就不难发现了。”

我突然就明白了:“那我们去陈家村问问?”

爷叔满意地看着我:“聪明的孩子!我们要去陈家村问,也要去郑家老头那里再打探打探。今天我有点不舒服,明天一早,你带着我先去郑家。”

“那海叔呢?”

“让他休息几天吧,估计今天他比我更累。”

我答应着,心里猜测女鬼昨晚是不是闹了他们一夜,所以使得一向精神不错的爷叔也疲惫不堪,而海叔本来身体就不好,现在也就更虚弱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