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明月度关山

更新时间:2020-02-20 11:37:49

明月度关山 已完结

明月度关山

来源:落初 作者:舞清影521 分类:言情 主角:沈柏舟宋瑾瑜 人气:

主角叫沈柏舟宋瑾瑜的小说是《明月度关山》,它的作者是舞清影521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是军区赫赫有名的‘兵王’,低调,沉稳,行动力、战斗力双爆。她是进山支教的女教师,美丽,倔强,敢想敢做,有担当。人生如戏,她接连遭遇男友背叛、身世秘密的沉重打击,崩溃绝望之下坠入深渊,他默默守护,一路相随,终获美人心。“老师老师,你别走——”“明月,你愿意为了我留在高岗吗?”秦巴深山,一群失却家庭温暖渴望爱的留守儿童,一座只有他一人看守的军用转信台。刚刚享受到爱情甜蜜的她又该何去何从?明月度关山,清风上高岗。美丽倔强的支教老师VS低调沉稳的通信士官,岁月流年里,谁是谁的明月光,谁又是谁的关山月……阅读提醒:现实向,支教,留守儿童,军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明月知晓三件事。

一,郭校长本名郭木鱼,就是敲木鱼的木鱼。他是高岗小学的校长,也是学校唯一的老师。

二,学校只有三间屋子。一间是学生们的教室,一间是郭校长的宿舍,另一间是厨房。

三,关山姓关,不姓管。他不是什么村民,更不是来这采风的驴友,他是附近部队转信台的一名军人,四级军士长,和郭校长是老相识。

真没想到,他竟是一个兵!

明月对军人的印象大多来自她的父亲,因为父亲在部队呆了半辈子,母亲去世之后,他才转业回到家乡H省。从小到大,她没有享受过什么父爱,因为母亲总说,她嫁给了一个心中有国、有人民群众却唯独没有妻儿的男人。

所以,母亲才会在一天天的等待和煎熬中患上严重的抑郁症,最后……

明月感到一阵心悸,她别过脸,朝院外随风摇曳的树影望了过去。

郭校长和关山在一旁低声说话,说的什么,她没听清,也不关心。

过了一会儿。

“明老师,饿了吧,我给你们做饭去。”郭校长晃了晃手电,朝边角的一间屋子照了照,“进屋吧,里面暖和。”

明月回过头,犹豫了一下,说:“我……想先换换衣服。”

一路上跋山涉水,顶风冒雨,里面的衣服全都湿透了,浑身黏答答的实在是不舒服。

郭校长猛地想起还有宿舍这茬儿事。他沉默了片刻,说:“我还没给你准备宿舍,这样吧,你住我屋,我马上给你腾东西去。”

关山却拦住,“那您住哪儿?”

郭校长笑了笑,“伙房。”

“那怎么行,您……”关山还想说什么,却被郭校长打断,“我怎么都能凑合,倒是学校的条件,实在是委屈了小明老师。”

明月摇摇头,说:“郭校长,您别这么说。”

郭校长和关山去最东头的屋子收拾东西,明月就拿着关山给她的手电在院子里瞎转悠。

她照了照低矮的围墙,土坯砌的墙体呈现出一种古旧的颜色,墙面斑驳不全,露出里面杂乱排列的石块。

她竟在上面找到一行标语。

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大力发展山区教育

标语中九年的九和山区的山随着掉落的墙皮无迹可寻,明月猜应该是这两个字。

她不敢去外面,所以只能走到平房中央的一间屋,也就是学生的教室,去她未来工作的地方看一看。

门是虚掩着的,她轻轻一推,黑色的木门就开了。

她刚想进去,却被一股刺鼻的霉味给熏了出来。她捂着鼻子,举起手电筒朝里面照过去。

教室里黑乎乎的,看不清什么,微弱的光亮掠过的地方,几乎都是黑的。

正准备朝里面挪挪,忽然,从教室里传出一声尖利的啸叫,一抹黑影急速朝她冲了过来!

明月被吓傻了,只觉得后心发凉,手指一抖,手电啪一下掉在地上。

“啊——”

明月就感觉到耳畔掠过一阵强风,有什么东西从她头上飞过去,她捂着脸,尖叫后退。

旁边的屋子里传出脚步声,“明老师!”

“小明老师!”

明月惨白着脸,单手按着胸口,惊魂不定地说:“有……有鬼……鬼!”

鬼?

郭校长和关山面面相觑。

明月指着教室,又指着身后院子,牙齿打颤地解释:“从里面飞出来一个黑影,朝那边去了……真的,真的有鬼!”

关山朝院子里的一棵老榆树看了看,思索了几秒,忽然弯腰从地上捡起一个石子朝树冠砸去。

就听到啪的一声响,紧接着,一道黑影从郁郁葱葱的枝叶深处飞起,盘旋飞叫着消失在黑黢黢的山谷。

明月看傻眼。

竟是一只乌鸦吗?

“是乌鸦,不是鬼。”关山说完,转身从郭校长手里抢过一摞子厚重的书籍,走到平房尽头的屋子,用膝盖轻轻一磕门,走了进去。

冯校长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都怪我,关门的时候应该检查一下。小明老师,吓到你了吧,实在对不起啊。”

明月却在暗自庆幸,不是鬼,只要不是鬼就好。

关山来回搬了两三趟,就对明月说,“行了,你可以进去了。”

明月心里纳闷,这就搬完了?

她没见关山搬出什么东西呀,除了几摞厚厚的书籍之外,只有关山手里拎着的一个黑色旅行包。

关山看她迟疑,主动解释说:“郭校长很简朴。”

等明月走进郭校长的宿舍,才知道他口中的简朴是什么意思。

一桌一椅。

还有一张床。

狭窄的房子里,只有这三样家具。

破旧的书桌上点着一根蜡烛,白色的蜡烛烧了一半,蜡油不时滴下来,发出滋滋滋的响声。

明月低头看了看自己那个硕大的行李箱,能表现出来的情绪只剩下苦笑了。

她关上门,找插销,却没找到。她只好把椅子搬过来,挡住门。然后拉上用细铁丝穿着的窗帘。

窗帘布花色俗艳,一看就是农村集市上摆摊叫卖的那种廉价花布。

想到清癯朴素的郭校长每天就在这样一副帘子下面备课读书,她不禁觉得可笑。

床铺也是一样,花色俗艳的被单,上面摆着一床被子和一个枕头。

她太累了。

一看到床铺,就想扑上去长睡不起。

明月的力量大了些,刚挨到床铺,就听到咯吱一声响,随即,床中央就塌了一块。

她差点又要尖叫。

但经过刚才的乌鸦事件,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倒是强大了不少。

她拉起床单,低头一看,顿时愣在那里。

这是床吗?

三个长条板凳分别撑起了几块木板就成了床体,被她压塌的部分是中央一块快要腐朽的木板,此刻在她的破坏下,坏掉的木板向外翻翘,露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空洞。

明月是真的想哭了。

她将手握成拳,牙齿紧咬住食指关节部分,用习惯性的疼痛提醒自己,不要哭,不要哭,明月。

“当当——”

明月警觉环住自己赤、裸的肩膀,“谁?”

外面的人沉默了几秒,问道:“我,关山。”

“什么事?”明月有些紧张。

“郭校长问你,吃不吃面条?”关山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