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冷王的千金毒妃

更新时间:2020-06-30 07:11:27

冷王的千金毒妃 已完结

冷王的千金毒妃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似锦 分类:言情 主角:苏乐瑶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冷王的千金毒妃》是似锦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乐瑶,书中主要讲述了:寒气刺骨的冬腊之季,凛冽的寒风带着摧枯拉朽的强劲力道从央丘大陆的西北部几个大小国度上席卷而过,随后,纷纷扬扬的大雪开始飘落了下来,很快,天地之间一片雪白,如梦似幻,浑然如一幅幽雅恬静的水墨画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后面麻烦还多着呢

桑沃若一惊,难道王爷已经知道什么了?

楚逸暄眼中透着一丝寒意:“嫣红已经把一切都招了。那些吊钟花叶,本是要用来置王妃于死地的,对吧?”

桑沃若吃了一惊,想要辩解,楚逸暄却压了压手,制止了她。

“若是毒死了王妃,难免不会给齐王府惹上麻烦,给太子师和太子为难本王的机会,是吧?所以,转而把毒下在了本王的茶水里,想借此机会除掉王妃,让王妃百口莫辩,对吧?”

“不不,”桑沃若辩解道,“那壶茶的确是王妃泡的,沃若也不知道……”

楚逸暄摆了摆手,再度制止了桑沃若,冷冷地说道:“你们平日无理取闹、为难王妃,本王从不曾过问过,结果如此得寸进尺,竟敢拿本王的的身体来做试验,如果胆大妄为,就不怕受本王责罚?”

桑沃若慌得双腿一软,一下跪了下去:“沃若不敢!沃若和乐瑶姐姐都是一心为王爷着想的,断不会有伤害王爷的念头!”

楚逸暄冷冷地收回目光,“回去好好呆着吧!东宫盯得紧,事情若是闹得太大,如何收场。”

桑沃若怔了怔,默默地低下头去,低声道:“沃若再也不敢了。”

见桑沃若默默地退下了,鹿鸣轻声问:“王爷的意思,是真的要整肃王府后院吗?”

“怎么可能呢。”楚逸暄放下茶杯,重新躺到躺椅上,淡淡地道,“我叫她好好呆着,她未必就会老实本分。”

鹿鸣眼中有些疑惑:“那王爷……真的不打算处罚苏夫人吗?”

楚逸暄唇角微微上扬,牵起一抹高深莫辨的笑意:“我想看看,若我不罚苏乐瑶,王妃她会作何反应。我要看看,扰乱了齐王府的平静,东宫又能收到什么益处。”

鹿鸣惭愧地低下头去:“这几天属下都在暗中跟着王妃,却竟然没有发现,王妃原来在暗中收集证据反控苏夫人。”

“不是你的错。”楚逸暄却不生气,只是微微一笑,“只能说,现在的王妃太聪明,已经超出了你的预料。”

鹿鸣红着脸点了点头,“属下的确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这样也好。”楚逸暄缓缓地道,“齐王府平静了这么久,也该起些动静了!不然后话,东宫如何耐得住性子等下去。苏乐瑶和桑沃若同时出手也无妨,王妃她定有办法应付。”

鹿鸣大是疑惑不解,“让她们斗?王爷不管?”

楚逸暄微微颔首,蹙眉沉思道:“那天王妃被烫伤,自行处理包扎了伤口,今天又就吊钟花的药性和毒性说得清清楚楚,这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吗?”

“是啊!”鹿鸣也皱起眉头,“是王妃突然学会了医术,还是本来就擅长医术,只是一直隐藏得太深而已?”

“哪有谁突然就能学会医术的。”楚逸暄默默地转动着手中的茶杯,

鹿鸣沉思道:“今天的王妃,表现的确很出人意料,不但把吊钟花的药性与毒性说得头头是道,关键是,王妃她怎么会想到搜集那天的茶叶做为证据,反过来指控苏夫人的?属下都不知道是哪个下人把那天倒掉的茶叶给偷偷收起来了,结果竟让王妃给拿到手了。”

“而且,她还把我送给她的绫罗绸缎、金银首饰全都分发给了府中的下人,这一招,也是出乎我的意料。”

“王妃这么做,府中的下人可再也不好意思为难她了!”

“不单不会再为难她,恐怕还会有人开始讨好她。”楚逸暄点头:“所以说,她并不像之前所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楚逸暄的说法,鹿鸣已经不能更同意了!“加上这段时间以来王爷对王妃的照顾,大家肯定都以为王妃得宠、两位夫人失宠了!所以,那些茶叶,说不定是有人亲自呈献给王妃的。”

“当然不排除这个可能。”楚逸暄点点头。

这么说来,王妃还真是不简单啊!凭着雪地里死而复生的那一闹,登时打了一个翻身大仗,顺利地扭转了自己在王府中的局面!可是,鹿鸣有些疑惑:“王爷这段时间如此照顾王妃,不是料到会有这样的后果吗?难道王爷是故意的?”

楚逸暄笑了笑:“我也不过给她一个表现的机会。希望她不会让我失望。”

鹿鸣似懂非懂,又不好问得太详细。想起茶叶的事,便轻声问:“那,属下是否需要查一查,那天收集茶叶的下人是谁?”

楚逸暄摆了摆手:“不必查了。大不了,是哪一位受过苏乐瑶苛待的下人,想留此证据将来以作要挟,或是用来自保罢了。”

“若是有人如此居心叵测,怎能留在王府?”

“若是没有人这样的人从中搅弄,今天我们又哪里看得到那么精彩的好戏。”

鹿鸣恍然大悟:“哦,属下懂了!”

楚逸暄点点头:“好好留心锦秀居的动静就是了。咱们只需掌控大局,无须事无巨细掌握无遗。”

“是。”鹿鸣暗暗咬唇,这一次,可不能再疏忽大意了!

锦秀居外,远远地,桑沃若站在阁楼下,纤细的手指紧紧揪着手中的方帕,几乎要将方帕揪断!她紧咬着银牙,恨意从眼中喷火而出!

齐王府后院,本是她桑沃若和苏乐瑶的天下,虽然受苏乐瑶的压制,但桑沃若总想着,若是哪一天苏乐瑶失宠,便是她出头的机会,因此,小心翼翼耐受着刻薄凶悍的苏乐瑶,她的心里还保存着一线希望。

可是今天,这一线希望也被许柔止掐断了!

从大雪中死而复活那天开始,许柔止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但深受楚逸暄的关照与恩宠,但是耀武扬威,把苏乐瑶一下从天堂拽到了地狱,——这样的许柔止,暗算苏乐瑶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样子,若要捏死她桑沃若,那岂不是易如反掌?

难道,自己的希望就这样破碎了吗?

家庭没落已有数年,还指望能够依靠她重新振兴门楣呢!皇室四子当中,二皇子楚逸昀好色无德,因此不受皇帝待见;四皇子楚逸晔,年轻、性格软弱、没有担当,因此也不受皇帝重视。

除了皇太子之外,唯一受皇帝重视的皇子,便是他三皇子楚逸暄了!

楚逸暄从小聪慧过人,若非九岁那年摔断了腿,如今想必也能在朝堂上一枝独秀、绽放朝阳般的迷人华光。——皇帝赐他齐王府,亲自为他居住的寝居题名华光居,不正是这个意思。

若不是因为他从小聪慧过人,又怎会引东宫时时留意,暗暗忌惮。虽然楚逸暄身有残疾,仍深获皇帝垂怜,年节之时,给他的犒赏虽不能与太子相比,但总会比二皇子、四皇子略多一些。

因此,不单苏乐瑶,还有桑沃若,她们都坚信,若是楚逸暄肯想办法树立自己的威信、建立自己的势力,要与太子分庭抗礼,甚至将来继承皇位,那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所以,现在就巩固自己在齐王府中的地位,是一件未雨绸缪、高瞻远瞩的事。苏乐瑶有此心,她桑沃若也有。

所以,要保全齐王府,以便将来自己提升地位,现在就要将各种危险扼杀在摇篮里,比如许柔止!

东宫的耳目,威胁到齐王府利益的人,怎能在齐王府存活!

桑沃若紧咬着嘴唇,一抹凌厉的光芒从眼中闪过。转身往自己的居所走,一边低声吩咐:“让寒泽来见我!”

身边婢女忙轻声答应:“是,夫人!”

许柔止的房间里,碧苏将窗户留出一条缝,这才过来替许柔止卸妆更衣。

“王妃真的要送玉儿出府吗?”

“这还能开玩笑吗。”

“可是,玉儿可是这府里王妃唯一用得上的人,也是唯一没有为难过王妃的人,就这样送走了,咱们以后要是办什么事不是就没那么方便了吗?”

“放心吧!”许柔止微笑着,“以后也不会有谁敢为难我们了,至少在明面上没人敢再为难咱们了。王府里水很深,每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玉儿太善良,留在王府里对她来说,其实是一种折磨。”

“原来王妃是这样想的?”碧苏释然而笑,可又有些担忧,“不管怎么样,玉儿在王府也呆了几年了,虽然常常受到排挤,但至少,王府里给的月银还够她拿回家给她母亲看病的,若是离开了王府,她母亲的病可怎么办呢?”

“就知道你担心她,放心!”许柔止起身走向床边,愉快地钻进被窝,“我不是把最大的那支金钗和那个雕花玉镯留下来了吗?你明天拿去当了,也该有不少银子;我还有一些私房钱,一起给她了,够她给她母亲看病,也够她们生活一段日子了!”

碧苏惊讶又感动:“没想到王妃都替她安排好了,玉儿还真是有福!”

许柔止叹了口气,她也只能帮到这里了!剩下的,她还得好好想办法应对齐王府里的麻烦呢!

虽然楚逸暄罚苏乐瑶禁足思过,可也仅仅只是禁足思过而已!楚逸暄这样明着偏袒苏乐瑶,她相信,后面她得面对的麻烦肯定还多着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