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暴虐王爷:倾城毒医不好惹

更新时间:2020-09-27 09:31:38

暴虐王爷:倾城毒医不好惹 连载中

暴虐王爷:倾城毒医不好惹

来源:落初 作者:仙r 分类:言情 主角:卿王爷 人气:

《暴虐王爷:倾城毒医不好惹》为仙r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她本是医家的名门千金,百人爱万人宠,一朝穿越,却成了被暴虐王爷扔给他人蹂躏欺辱的新嫁王妃。他本是世人口中需敬而远之的暴虐王爷,惠国煞星,却不知,只为了年幼时看到的那一眼,他倾尽所有,只为护她周全。“好可怕,这里好可怕,我要逃,离开这!”卿落逃了,女扮男装。……“公子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小女子,只好以身相许!”卿落看着眼前娇滴滴的小姑娘,又看了眼自己一身英俊的男儿装扮,应了。安居乐业,幸福美满!“嗯?你怀孕了!”卿落大惊,自己还有这功能?他赶来……目瞪口呆!自家媳妇女扮男装又娶了个媳妇,怎么办,在线等,急!不如,全给她杀了,抢回王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随着喜轿的人流缓缓走近,卿落忍不住握紧了拳头,那是紧张的。

在喜轿上秀竹已经将她的处境大概地讲了一下,这里是惠国,这个世界的最强之国。她是这里的尚书大人卿闻之的女儿,她要嫁的,是这个国家的暴虐王爷,傲王!

知道自己的处境之后,卿落就明白自己这是穿越了,平日里她也是看了不少穿越文,所以对于此事她还是比较淡定的!

不过毕竟不是原身,又要嫁人,她也怕出事。于是当机立断就拉着秀竹拜托她一会儿给自己指点一下礼节什么的,以免出错。

秀竹也许是看卿落与其他小姐们大有不同,也是极其开心地答应了。

卿落本以为傲王爷再残暴,毕竟是王爷,怎么也会讲一点道理,可是没想到等待她的,竟是这般狗血!

那一队迎亲的队伍远远地看着傲王府的气氛不太对,待看清楚情况之时,一个个的霎时之间都变了脸色。

慢蹭蹭地一点一点走近傲王府,偶尔有大胆的抬头看一眼傲王,却在下一刻吓得面色更加惨淡,就连吹唢呐的乐手到了此刻也不敢吹了。

“出来!”申屠承傲一声怒吼,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怒意,硬是吓得卿落身子一抖。

秀竹看到卿落害怕成这样子,也是暗暗握紧了拳头,眼睛飘向别处,不敢看接下来的事情。

卿落暗地里给自己提了口气,挺直了腰背,由秀竹盖好盖头搀扶着走出了喜轿。

噗通!

噗通!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

刚一下轿卿落就感觉到周围一个又一个的人重重地跪地声音,随之而来的还有拼命的饶命声。

听着周围的饶命呼声,卿落心下有点烦躁,皱了皱眉,伸手就将头上的盖头拉了下来,这个傲王,结个婚出个场还要犹抱琵琶半遮面,搞这么多事情!

我还就不信了,你真能不讲道理直接杀了我不成?

卿落恼怒地拽下绣着龙凤呈祥的血红盖头,却在下一刻被眼前的光景震得目瞪口呆,恍了好久。

眼前的傲王未穿喜服,一袭黑衣,墨发不束。长直的头发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明明很好看的手此刻却是握着一把锋利的长剑,剑尖直指卿落纤细的脖颈,似乎卿落稍微动一下,便会尸首分离,血溅当场!

棱角分明的面庞透着坚毅决然,眉眼似是桃花眼与凤眼的结合,勾人的凌厉!

鼻梁高挺,唇瓣紧抿,看着卿落第一句话就是:“跪下。”

语气里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愤怒,却是冷地不行。

卿落楞楞地看着他,听得他说跪下,忍不住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卿落生于现代,安稳至今,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脖颈被冷兵器威胁的感觉,那一刻,卿落真是怕这个傲王爷会真的突然动手,砍了自己!

卿落趴在地上,抬起头看着傲王爷,喜服上的水渍未干血迹也还没有清理,发鬓散落,发丝凌乱,惊恐的眸子里带着几丝水雾。

楚楚可怜?

申屠承傲收起了长剑,上前一步看着卿落看了许久,他的表情藏在正午阳光的阴影之下,卿落看不清,也不太敢看清。

卿落现在只想着他快点发完疯,给自己寻个地方养身体,就算是所有故事里最差的柴房也好啊!

卿落想着,等自己的身体恢复了就赶快走,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傲王,然后去寻找回家的方法。

这个傲王给卿落的感觉,就是可怕!

申屠承傲看着卿落看了许久,卿落也在地上趴了许久,不知为何,卿落感觉自己越是接触阳光,这脑袋就越是晕。

终于,申屠承傲在她彻底晕死过去之前说了一句:“吉时快到了,交给你了。”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傲王府。

随后,卿落感觉自己被人拉住手臂拖走了,卿落看不清那人的模样,只感觉自己是被拖到了某个阴冷的屋子里。

她听到了关门声,之后,卿落便彻底晕了过去……

而申屠承傲此刻则站在书房里阴鹜着脸看着跪在一边的秀竹,双拳紧握,似乎在压抑着什么却又压抑不住,即将爆发。

“唔……”卿落皱了皱眉,脑袋还是止不住地疼。

卿落挣扎着坐了起来,待眼睛适应了周围的环境之后,她这才看到,自己竟然是赤身裸体的躺在一个破屋子里!

整个屋子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地干枯的茅草和自己被人扒下来散落一地的喜服!

卿落的眸子猛地增大,双拳握紧,隐隐地,她有点不敢看自己,她怕看到可怕的东西。

眸子缓缓向下,卿落的泪瞬间便落了下来,那一片片触目惊心的吻痕,正是在自己的身上,手臂上,大腿处,还有胸口,到处都是!

“啊!!”

愤怒!伤心!难以置信!

这是什么?到底为什么!

卿落不是小孩子了,当然知道自己可能被做了什么,一瞬间,她只想找出害自己的那个人,杀了他,杀了他!与他同归于尽!

“呵呵呵……”

卿落冷笑着站起身,衣服被扔得很远,卿落慢慢走了过去,拿起衣服慢慢地穿,卿落的四肢还是很麻木,感觉不到什么。

一地的血迹,到处还有被扯掉的头发,卿落怒啊,指甲陷入肉里都没有丝毫的疼痛。

恨意……

卿落伸手抚去了流出来的泪,喜服上依旧血迹斑斑,与地上的血,倒也融合。

申屠承傲,第一次见面,你就这样对我?

卿落记得古时候的人结婚,结婚前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貌的。

一来就被人扔给别人欺辱……

申屠承傲,你是不是,与我有仇啊?

可我不是卿落,我不是你要娶的卿落!

你要报仇,那也不该是由我来承受后果!

想起申屠承傲最后说的那一句“交给你了”,卿落的心里滋生出一阵强烈的恨意,她恨地浑身都在颤抖!

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脑袋还是很疼,不过卿落并不在意这些,把衣服最后一个带子系好了,卿落想要去看看这里是哪。

打开门,破败的院子,老树很早就枯了,现在上面只有一只乌鸦在叫着难听的声音,在卿落听来,真像报丧的!

“乌鸦啊乌鸦,你要真是报丧的,那就报申屠承傲死了吧!”

那个死煞星!

卿落站在老树下看着乌鸦,忍不住开口咒了申屠承傲一句。

“说什么呢?你诅咒谁呢!”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刺耳的惊叫,卿落连忙转身,却看到了一群下人装扮的女孩子们。

看到她们卿落就知道了,自己还是在傲王府里,忍不住在心里诽谤了一句傲王:这傲王也真是,都把自己给别人了也不丢出去,反倒还留在傲王府里!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戴绿帽子的特殊癖好!

卿落看她们大概十几位,语气不善,也不想跟她们纠缠,便回道:“你听错了,我是听说乌鸦报丧,所以让它离王府远一点,免得冲撞了王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