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游吟之旅

更新时间:2021-02-19 04:50:51

游吟之旅 已完结

游吟之旅

来源:落初 作者:施鸥 分类:言情 主角:小美女香蕉皮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游吟之旅》的小说,是作者施鸥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某个游戏程序突然产生进化,产生出自主的思想。操纵虚拟头盔把一个职业玩家变成了植物人。20年后,这个玩家的意识被唤醒,再次进入网络游戏,这一次,他将面对的是更多的智能程序……在游戏中,于天被安排到一个最边远落后的村庄——失落之村。凶猛的怪物。荒凉的村落,各式各样的玩家。逐步拥有情感与智慧的游戏NPC,以及众多拥有强大力量的高级智能程序,这便是于天将要面对的一切。能控制玩家和野兽意志的驭兽魔神。守护蓝玉山藏宝洞的地龙,以一人之力屠杀数千玩家的智能程序奇幻法神,于天将如何应战?失去武器与信心的猎户阿宝,一心想要驱除魔神的老族长,为了让家人能过上好日子而成为佣兵的巨斧战士阿汉,于天与这些游戏中的NPC之间。发生了多少故事?这一次,于天不会再在游戏里虚度光阴,而是要拿出全部力量,战胜自我,求得再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十分钟后,和面前这个40多岁的老男人坐在酒店里,我到现在还无法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

这个老男人就是“风之雾影”,我的大学同学,从大学时代起就和我一起打拼的老资格游戏爱好者,只是毕业后,我更喜欢独来独往,所以我们分开各玩各的游戏。

当年在一起的时候还不觉得怎样,现在20年后再见老熟人,那种感觉,真的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深沉的目光,稳重的表情,显出这20年来他变得成熟多了。

不过他一开口,还是当年那味道:“孤星,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当年杀了大BOSS,得了奖金,一声不响就离开游戏界了,要不是我在《游戏报》上看到《魔界》的终极BOSS被‘天煞孤星’杀了,我还不知道呢!今天怎么也得你请客!”

我苦笑了一下:“雾影,你只看到这条消息?消息没说‘天煞孤星’后来怎么样了?”

雾影摇摇头:“没有,我也奇怪,按惯例,游戏公司会专门采访破关的玩家,并且在游戏升级搞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开颁奖才对嘛,可后来却没有消息。”

我“哦”了一声,看来,《魔界》那家公司,跟新闻界关系搞得很好,居然把这个事情压了下来。

不过,照虎王说,我这个事件,在《无限世界》开放的时候,上过电视,很多玩家都知道了。看来,雾影可能是太忙了,没时间看电视。

我微笑一下:“雾影,你怎么又想起玩游戏了?我看你的帖子,意思好像是说,你20年没玩游戏了?”

雾影笑道:“一言难尽哪,当年你从游戏界消失之后,我忽然觉得很没劲了。你说,我们玩游戏是为了什么?熬夜受累,胃痛,失眠,智力下降……所以呢,老朋友不在,我感觉已经失去玩游戏的兴趣了,所以也离开了。”

我“啊”了一声:“你在你那个游戏《仙月宫》里,不是有很多朋友吗?你又是里面的老大,也没乐趣?”

雾影点点头:“那些朋友,不过是看中我的钱和帮派势力才和我称兄道弟,叫我老大的,连我那个老婆也一样,所以更没意思,越看越假,哪比得上我们老同学的情谊!对了,你当年为什么离开,还不说?尽转移话题!”

我先警告雾影坐好,然后把自己的奇特经历慢慢地说了出来。

果然,雾影就在那里呆呆地瞧着我,嘴皮抽动了足有十分钟,才说得出话来:“晕死,我说你怎么外形、气质,都跟以前是那么不同,我还以为是岁数大了的原因,原来……晕,你现在是人是鬼啊?”

我真想要啐他两口,不过心里还是一愣,是啊,只有灵魂在动,身体跟死人差不多,我是人还是鬼呢?

雾影叹了口气:“真是可怕,还有这种事!不过,说老实话,后来我开游戏公司,也经常想过,智能电脑会不会有一天伤害人类呢?从理论上说,简直是必然的啊!”

我“咦”了一声:“你开了游戏公司?”

雾影嘿嘿一笑:“是啊,你也知道我家里有点钱,我不玩游戏了,但对游戏这一行还算了解,所以就开了一个。”

我晕死,“有点钱”,开游戏公司那得要多少钱啊。所以呢,人跟人就是不同,我当年也曾有厌烦游戏的时候,可是,为了生活,还是不得不留在游戏世界中,这家伙呢,想不玩就不玩。

雾影摇摇头:“我公司开发的那个游戏叫《宠物世界》,带生活休闲性质的中型游戏,做得水平一般,经营还算过得去,就这么不红不黑地搞了20年,升了9次级,有了几十万玩家。不过,《无限世界》一出来,我们游戏就亏损了。”

我“啊”了一声:“难道你是专门进来破坏这个游戏的?”

雾影做出一个晕死的表情:“破坏?别开玩笑了,你知道《奇幻古国》和《拉斯达拉斯》吗?据我们行内知情人传的消息,这两款游戏的开发商,就是因为想破坏《无限世界》,结果遭到报复,主机烧毁破产的。”

我心中一动,虽然不知道这两个游戏,可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呢?

雾影苦笑道:“我还算是见机得早,《无限世界》正式运营才几天,我就知道自己撑不下去了,所以告知每一个用户,《宠物世界》准备关闭。哎,你是不知道,消息宣布之后,我公司的电话线和网页全给挤爆了,这些老玩家,有好多是从20年前就一直玩我那个游戏的,流着眼泪跪在公司门外求我把游戏继续办下去。我那些天简直是痛苦万分啊。”

我理解地拍拍雾影:“你是做生意的,你的决定我可以理解。”

雾影忽然微笑一下:“还好,我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主动找天数公司合作。我把公司全部股权以1个世界币的价格让给他们,然后,由《无限世界》接收我那里所有玩家,并且,将《宠物世界》作为一个国家,加入到《无限世界》里。当然,我那个游戏中所有数据都由海蓝改造过,与《无限世界》兼容。”

我睁大眼睛:“那你的公司不是白送给别人了?”

雾影脸上并没有多少忧伤的表情:“自己养不起的孩子,抱给别人,这很正常啊,而且,我现在也不用那么受累啦。”

我心里一阵感动,雾影这样的决定,完全是为了他的那些老玩家。《宠物世界》,虽然我没玩过也想得到,游戏里一定有很多让玩家与宠物产生感情的设计。

对于那些与自己的宠物在游戏里一起生活了十几二十年的玩家来说,这些虚拟的宠物简直就是他们的命根子,就这么消失,真的是非常残酷的一件事。

雾影看我用像看圣人一样的目光看着他,突然哑然失笑:“其实我也不是那么亏的,我把公司送给天数,也狠狠敲了他们一笔呢。”

我惊奇地道:“是吗?你不是说只卖了1个世界币吗?”

雾影神秘地指指自己身上的职业徽章,我看过去,不由得“咦”了一声:“驯兽师?这是什么?隐藏职业?”

雾影得意地道:“是啊,我这个职业可是游戏里独一份的!这就是我跟天数公司交换条件的一部分,一个隐藏职业,如果要买的话,至少得几千万世界币呢!”

我晕死:“这个主机不是说最公正的吗?竟然可以搞私下交易!”

雾影捂住我的嘴巴:“小声点,传出去了我这个账号会被收回的。”

我渐渐平静下来,忽然奇怪地道:“可是,《无限世界》里,每个玩家最多可以带5只战斗宠,3只辅助宠,还能带10只坐骑宠,一个个不都是驯兽师吗?你这个职业有什么特殊之处呢?”

雾影神秘地笑笑:“等下出去跟我打一架,你就知道我有什么特殊之处了。”

我笑了:“大学时的毛病还没改啊,又想跟我比?你别以为我躺了20年,身体变虚了,我可厉害着呢!”

雾影撇了撇嘴:“看不出来,你不是说你那个全职只能将各种技能练到中级,而且你到现在还没有高级技能吗?你神气什么,我虽然晚进游戏半个多月,可是已经62级了!”

边吃边斗嘴,仿佛我又回到了那无忧无虑的学生时代,年轻真好啊,不过,也正因为年轻时太好了,现在才这么惨,晕。

结了账之后,我们向城外走去。

找到一个平坦的地方,雾影呵呵笑道:“把你的宠物召出来吧,免得你说我欺负你。”我微微一笑,让玄龟铠化,又将小胖和丘丘召出。

雾影“咦”了一声:“还行嘛,你这几个宠物都挺特别的,嗯,两个BOSS级,一个是天使,看来你当初找游戏BUG的本事还没丢嘛。”

我嘿嘿一笑:“这个可不关BUG的事,是个人人品的问题!”

雾影笑道:“让你看看我的,火轮子附体!巫支邪附体!红龙!绿凤!白虎!麒麟!出来!”

眼前全是各种夺目的光,照得我眼花缭乱,我惊叫一声:“你这个变态,太强了吧,不打了,认输!”

只见那条背生双翅的红龙长达数十丈,绿凤全身都是青色火焰和七彩的光,白虎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只是闷闷地一哼,就让人心惊胆战,而麒麟更不要说了,全身金甲,傲视天下,谁敢上啊?

雾影哈哈大笑,我愤慨地道:“你这个游戏平衡破坏者,虽然你是我朋友,我也要告你去!你这样别人还怎么混!”

雾影大笑:“兄弟,你侦察一下看看。”

我疑惑地对着这些神兽发出“侦察术”。

“红龙,61级蜥蜴……绿凤,61级猎鹰……白虎,61级白猫……麒麟,61级梅花鹿……火轮子,61级松鼠,附体在鞋子上提升玩家敏捷;巫支邪,61级金丝猴,附体在玩家身上增加各种属性。”

我惊讶地看着雾影:“这是怎么回事?是我的幻觉?”

雾影笑道:“这些宠物都是我在现实中养的宠物,我跟天数公司要了6个动物用的特殊头盔,就把它们都带到游戏里来了,而且我作为它们的‘监护人’,帮他们选了外形,够酷吧,哈哈。”

我晕,动物也能用虚拟头盔了,变态啊,我问道:“我怎么从来没在游戏里见到过?”

雾影笑道:“别人有也不会告诉你吧。再说,全世界限量发售1000个,每个价值100万世界币,哪有那么容易得到的?”

我摇摇头:“那你厉害了,一进游戏就有这么多宠物帮你练级,不过,虽然外形是很酷,看它们的能力点数,并不强啊,不怕你伤心,我真的很想说,这些宠物都有一点点垃圾……”

雾影笑道:“我还没告诉你驯兽师的威力啊,我告诉你,我的特长就是——可以教这些宠物技能!厉害吧!”

我当场晕倒:“不会吧!那你还是游戏平衡破坏者啊!”

雾影气呼呼地道:“你以为那么容易?要到处找任务才能得到宠物技能书!现在游戏里又只有我一个驯兽师,没有别人交流经验,要我一个人摸索!到现在为止,我的宠物都还只会些最基本的技能!我练级还在亏钱,平时都靠表演马戏维持生计!”

我再晕:“表演马戏?这么说你这个还算是生活职业?”

雾影道:“是啊,你们都有一个战斗职业两个生活职业,我却只有这一种职业,而且,我除了‘驯兽术’和‘调教术’之外,什么技能都不会!光靠马戏表演,日子过得真的很清苦啊!”

我咳了一声:“不要跟我哭穷,我也没钱,你堂堂老总,随便从现实中调个百八十万来用就行了嘛。”

雾影忽然挺起了胸:“我堂堂骨灰级玩家,竟然要从现实中调钱?太没面子了吧!哦,对了,你现在在哪家医院,我亲自过去接你,给你换家最好的医院。”

我犹豫了一下:“这个,我想再等等,我现在在友谊城,还是能挣一些钱,我自己也可以找人,不过……还是再等等吧。”

我也不确定自己为什么不愿意换医院,也许是对于转院可能发生的一些故障非常担心,也许是因为我感觉自己有希望凭自己的意志恢复,还说不定就因为赵雪儿呢?

雾影道:“不说这些了,现在我们总算又聚到一起了,共同打天下吧!放心,我不会占你便宜,友谊城是你的,我不会分你什么。我们一起建个帮,我当老大,尽找老家伙来加!”

我笑道:“好啊,说不定还真能找到当年我们认识的一些玩家呢,现在游戏中上年纪的玩家越来越多了。”

雾影又一副豪情万状的样子:“是啊,凭我们两个的名头,风之雾影和天煞孤星,晕,想一想也是梦幻组合啊!”

我倒,我嘛,当年确实在游戏界还可以,雾影……嗯,不说了,怕他打我。雾影道:“现在你上哪儿?我是满世界找宠物技能书的消息,随便去哪儿都行。你刚才说过你这次有不少事?”

我点点头:“下一站,是‘飞马国’的‘刺夜之村’,做我的第一个职业任务。”雾影点点头,和我一起上路了。

路上聊起天才知道雾影40多岁的人了,居然还没结婚!我不由得苦口婆心地劝说,事业很重要,可是,个人大事更重要啊。

雾影拍拍我:“你比我还大,你都没结婚,我哪敢抢先啊?”

我苦笑一下,扯开话题,开始聊起大学时的生活和一直以来的经历,真的是怎么也聊不够啊。同学情,真的是世界上最坚固的友谊之一,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更是越来越浓,越来越牵动人心。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感到现在的我与过去的于天之间,终于联系在一起了,他们并不是两个独立的灵魂,只是像一个人的左手与右手而已。你的意识集中在左手,就会忘记了右手的存在,但是左手与右手始终是一体的。

那么,其他的灵魂片断,也许就像是移植到我体内的器官一样,当排斥反应过去后,也会逐渐与我融为一体了。现在,我已经能感觉到自己与这些程序片断之间没有什么冲突了。

来到巫神国边境,这次没有费心去想什么法子逃关税,反正我大多数的货物已经出手,交了几千个金币,来到飞马国。

直接找到刺夜之村,一进村就看到村中央立起的铜制巨型长枪雕塑,从枪头的样式看,只是普通的骑士枪造型,我心中便已预感到此行可能会失望。

要知道很久以前,世界上一直都有“枪兵”这一职业,可是自从枪术之神消失之后,“枪兵”无法学习最高的技能,就渐渐落伍并被淘汰了。

现在游戏里还在用枪的,只有骑士,但骑士枪跟传统的枪不同,往往是以冲撞力制胜,远没有从前神秘枪术那般出神入化。

骑士枪法,我是学过的,不能用嗜血长枪来使,显然并不符合我的隐藏职业。

直接找到村长,向他说明,我就是枪术之神在世间唯一的代言人:“神枪手”。村长皱着眉头一摆手道:“我们村子没有关于枪术之神的传说。外乡人,请回吧。”

我一愣,从来没见过这么不客气的村长,要知道我可是30点以上的魅力了,整个游戏中也不超过1000个啊。

雾影拉了一下我:“看来你对付NPC的本事退化了,让我来!”

“村长大人,我们好仰慕建这个村的那位名家,你能告诉我们关于这村子的故事吗?”

村长永远爱讲故事,这是游戏不变的真理,可是村长脸色更加不好:“两位外乡人,请离开!”

天哪,太打击我们这个“游戏资深二人组”了。怏怏地走出村长住所,雾影照惯例,跟每一个人问起宠物技能书的事,我就一个人走走。

这时天色已晚,我想起这个村名字是“刺夜”,不知道晚上,会有什么变化?天上开始下起雨来,而且是暴雨,我连忙打起雨伞。

忽听见村子的角落传来一声巨响,我看了过去,只见那边是一座残破的小屋,刚才的声音,就是本已腐朽的屋顶倒塌了。

一个老者拄着拐杖坐在屋外,混浊的眼睛望着天,还好他刚才不在屋里,不然可就危险了。

我不由得走过去,把伞支在他头顶:“老人家,你怎么不躲雨?”

老人声音低哑地道:“屋顶已经没了,进去也没用。”

我四下看看道:“你可以先到邻居家去躲一躲啊!”

老人叹道:“我不是本村的人,他们一向很排斥我。”

我摇摇头,游戏里为什么总是安排这些情节来折磨NPC呢?也许,这就是一个任务,如果我帮老者修了屋顶,能得一些正义值和声望的奖励吧。不过,这样的小任务我见得多了,奖励真的是微不足道。

这时,从身后不远处传来一个童音:“妈妈,老爷爷的房子又被雨打坏了,我们快叫爸爸来帮他修好吧。”

我转头一看,是一个小孩子和他母亲,都是玩家。

那中年妇女一边拉着孩子往家走,一边哄着他:“这间房子,修不好了,上次我们花了几个银币帮他修,还不是很快就坏了?就算雨不冲垮,村里人也要经常破坏这间房子,纯粹是白扔钱。而且,帮他修了两次房子,什么好处都没有,不帮他了!”

我的心头忽然觉得一阵悲哀,我不知道当今现实社会的人是否也这么无情,可是,就算在游戏里,说出这样的话,也非常让人心寒。

虽然这老人只是一个虚拟数据,但看着他这样的境地,居然不出手帮助,这像话吗?还有,这刺夜之村的村民,竟然如此的可恶?就因为老人是外乡人,不但不帮助他,还经常破坏他的屋子!

我将雨伞递给老人,然后开始动手修补这间屋子。这间屋子,基本上已经毁得差不多了,相当于重建,我花了20多分钟才完成。

雾影看到,也过来帮忙,想不到他的那些宠物竟然如此有用,虽然不会“建筑术”,可是居然在雾影的指挥下,会帮我递石头和水泥,而那只“绿凤”,则飞到我头顶张开翅膀为我遮雨。

房屋终于修好了,老人谢谢我们一声,便进屋去了。

系统提示:“你帮助老人修葺了房屋,奖励正义值1点,声望10点。”果然是这样的奖励,我呆呆地看着老人的背影,总觉得有什么没有做似的。

当然不是因为奖励少,而是觉得,仅仅帮老者修好房屋有什么用呢?他一样孤苦伶仃地在这里生活,每天受到村民们的冷眼。

人到老年,穷也许并不算什么,孤独才是最让他们难受的吧。

我是孤独了太久,我能体会这种感受。

雾影叹了口气:“与天,不如我们给他一笔钱,让他过得好一点吧。不知怎的,我看到NPC受苦,跟看到现实中的人受苦一样,会心里不舒服。”我看了他一眼,大概,我们都是属于太投入游戏的那种人吧。

我拉住老人,想了想道:“老人家,我给你一点钱,你可以迁到西极国的友谊城去,你跟代城主讲,是我让你去的,他会安排你居住和生活。平时,你可以到邻近的艾玛村去,那里的牧民很热情,风景也很美……”

老人缓缓摇头:“不用了,我在自己的家乡其实是有亲人和子女的,只是,我必须留在这个村继续我未完成的任务啊……”

我“啊”了一声:“你有什么任务?你……NPC也有任务的?”

老人叹了一口气:“我的任务,就是让这个村的人学习枪术之神传下来的一招枪术,只要这个村有一个人肯学习,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可是,我来了80年,却没有一个人肯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