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狂后要休夫

更新时间:2021-05-10 01:40:56

狂后要休夫 已完结

狂后要休夫

来源:落初 作者:惜妖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宇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狂后要休夫》是惜妖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小姐宇,书中主要讲述了:从相府的小姐到皇后,宁相的眼里,她就是一根草芥,陪葬刚好是死得其所。可她才不要什么死得其所,越是要她死,她越是要活。还要活一个惊天动地泣鬼神。她嚣张,她冷漠,她以为老天怜她,这一世任她逍遥人间,却不知,她玩残的那一个个烂摊子,皆是有一人在背地里悄悄的替她料理着收拾着,乐此而不疲。顶着相府庶女的身份却越过了嫡女的尊贵,她狂,她傲,一夕性情变,怪只能怪那个一直只会睡睡睡的男人宠坏了的她,惯了她一身的毛病。好,既然不怪她,那她便在这重生的异世里玩转锦绣江山,写下一首盛世华歌。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而要出宫门,更是不可能了,这会那里把守深严,细数了一下,足有三百多人守着一道门,别说是人了,就是只苍蝇要飞过去都有些难。

可这会让她回去凤阳宫,她真不愿意,足足停在那里观察了有七八分钟也想不出出宫的办法,“唉”叹息了一声,看来只能等下次了,下次,她一定准备好工具,这样出宫门就易如反掌了。

正哀怨的要转身回去,忽而,不远处传来了马车辘辘的车轧声,相君下意识的定住,眸光瞟向那马车的方向,一瞬间已经有了出宫的办法。

黑色的马车配着黑色的骏马,就连赶车的车夫也一身黑色的衣着,行驶在这夜色中显得格外的神秘,让相君在默然等待马车靠近的时候不由得开始猜想着马车主人的身份了。

会是谁呢?

马车越来越近了,相君立刻匍匐在了路边的草丛中,迅速的朝着马车行来的方向游爬过去,车行她也行,当马车经过身边的时候,她身子如泥鳅一样的一个就地打滚,整个人便滚到了车底下,两手紧握住车底的一根横木,随即整个身子都紧贴在了车身上,此时的她就象是一只壁虎一样扒在马车下,大气也不敢出,因为,马车的车速已经缓了下来,耳边都是守宫门的侍卫的脚步声。

“吱嘎。”马车停了,车前几双靴子就在眼前,相君摒着呼吸,微微的有些紧张,毕竟她这样出宫不同于以前的执行任务,她手上连把枪都没有。

车前的影子显示似乎是马车夫递了一块腰牌给侍卫,侍卫只看了一眼便立刻放了行,再度听到马车辘辘的声音时,相君长舒了一口气,出宫了,终于出宫了。

马车离宫门越来越远,很快就转了个弯,相君这才要松手落到地上,这样,马车驶过她就自由了,可,她还没动,车里便传来一声低沉的男声,“这位朋友,现在已经安全了,你可以出来了。”

“爷……”马车夫惊惧的喊了一声,应该是主人不说他都不知道他这车底下现在多了一个人。

相君哈哈一笑,随即柔软的身子往外一闪,整个人便倒挂在了马车上,手一撩马车的车帘看进去,真黑,里面黑呼呼一片,她什么也看不清楚,“兄台,多谢相助,都说送佛送到西,既然兄台都带我出来了,不如在下跟兄台讨一个玩意玩玩,可成吗?”她想要那腰牌,有了那个东西,以后想进宫就进宫想出宫就出宫,多自在呢,比她拿了爪钩飞绳子爬上爬下要舒服多了,有机会就要,她可不想错过。

“什么?”

“这个……”伸手一探,片刻间,挂在车夫腰上的那块腰牌便落在了相君的手中,随手探到车内,“我要这个……”

“咳……咳咳……”黝黑的车内传来几声低咳,那咳声让相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这人不会小气的不给她吧?

可,男子居然低低的回应了,“拿了走吧,不送。”仿佛,那腰牌就是块无用的顽石一般。

“谢了。”相君一喜,不知这人是何人,或者,她可以利用这块腰牌查出这人真正的身份来,虽然刚刚没有看清他的面容,可是,不知怎么的,她就是觉得这人有些熟悉。

身体轻盈一落,人便落在了地上,低头正审视着手里的腰牌,身前的马车已经驶走了,有一瞬间,她真想冲上去看看马车里那男人的长相,可是很快的,她就打消了自己的这个念头,这个时候能从宫里出来,这人的身份非富即贵,而他的反应显然是不想让她见到他的庐山真面目,都说好奇害死猫,不该知道的就不要去知道,即便真想知道也要偷偷的悄悄的去查,否则,会惹祸上身的,做了几年的特警了,她早就知道了这个道理。

手里的腰牌与其说是腰牌,不如说是一块美玉,纯白的颜色,几近透明,正中阴刻了一个符号,就是那符号代表着她可以随意进出宫门。

相君想了又想,却怎么也想不出能拥有这玉腰牌的这号人物来,可,这么重要的东西她开口一要他就给了,似乎,这也有点说不过去,百思不得其解的边走边想,马路渐渐开阔起来,嘈杂声从不远处传来,明明这一路走来的店面都歇业了,可是那边好象很热闹的样子,相君好奇的走过去,当一排衣着光鲜且浓妆艳抹的女人进入视野后,她便明白了这里之所以这么晚了还这么热闹的原因了。

青楼。

她终于见识到了古代真正的青楼了。

低头看看自己一身衣物,出来时为了方便才选了这套小厮装的,这会,正好可以进去好好逛一逛,以解了她满腹的好奇心。

也是这个时候,她才想起自己犯了一个出门的大忌,出来的时候居然身上忘记带银两或者银票什么的了。

那会她是要去见南宫宇的,结果被那个跟踪自己的人一搅合就没去成御书房,现在这身无分文的怎么进去这青楼呢?

再低头审视着自己这身打扮,这应该是南宫澈的衣服吧,大概是他平日里偷溜出宫时穿的衣服,想不到他那么高高在上的一个人居然也会扮成小厮出宫,好玩。

小厮,是的,她这身打扮就是小厮的打扮。

眼珠一转,有了。

正好一辆马车行来,马车上一个车夫,马车后跟着一个小厮,相君立刻跟了上去,离着那小厮半步远的距离,人家快她也快,人家慢她也慢。

到了,口鼻间全都是胭脂水粉的味道,呛着她的头有些疼,若是让她打理这家青楼,第一件事就是谁也不许用那些廉价的香粉。

马车停在了香闺院的大门口,她身前的小厮一溜小跑就到了前面,拿出一块碎银子递给了守门的,守门的彪形大汉放到嘴里咬了咬,这才笑着放了行,于是,小厮在前,马车在后,相君在最后,轻而易举的就让她混了进去。

进去了,就自在了,根本不随着刚刚那马车走了,相君四处逛了起来,这香闺院还真的有点闺房的味道,四处透着一股子雅致,只是被这里浓妆艳抹的女人们给毁了那份典雅,她这身子的主人从前很少出府,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入的,还真不知道这个地方的所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