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欲堕九天

更新时间:2021-06-24 01:09:43

欲堕九天 已完结

欲堕九天

来源:落初 作者:天问 分类:言情 主角:萧然侍卫 人气:

主角叫萧然侍卫的小说是《欲堕九天》,它的作者是天问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云初国大将军风亦寒,残暴冷血,是所有待嫁少女的噩梦,却隐忍着噬骨的仇恨,娶了她,只为向他复仇。  她——二十一世纪的市井小民,竟然穿越到了古代一具残破的身体上,这身体到底是谁的?为何会与当朝九公主有一模一样的面孔?  因那张相似的脸,她被迫嫁给了他。  一个只为复仇,一个乐观顽强,命运又会把他们带向何方?  九夜恩宠,春宵缠绵,只为得到一颗心之后再狠狠践踏,只是,他还能如愿吗?  那银色的长鞭如阴狠的毒蛇般噬咬着她的身体,鞭打出一条条血色的印记。  一次次的阴谋,到底是出自谁的手?  看着他的冷眼与默许,她笑了。爱,还在吗?恨,会来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几度缠绵,风亦寒沉沉睡去,看着他俊美的容颜,九夜却睡不着了。思绪飘回到八个时辰之前。

今天清晨,当她睁开眼的时候,耳边顿时响起一大片“九公主醒了!”的滔天呼喊声,在观察了周围的环境之后,才明白原来她是穿越了,而且是灵魂穿越到一位公主的身上。

回想起在现代天天为了生计奔波,却依旧只能在温饱边缘打转的生活,再展望一下即将到来的锦衣玉食的米虫生活,她突然有一种窃喜的感觉。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位冷面侍卫的话却活生生的打碎了她的美梦。

“不管你以前是谁,从现在起,你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云初国的九公主云九依,真正的九公主Xing格温柔恬静,容貌与你别无二致,假冒她的事只有你我二人知晓,所以你要时刻模仿公主的样子,以免露出破绽。”

“九公主不会武功,所以我昨夜曾喂你服下化功散,你的武功内力暂时为零,而且我还喂你服下了我独门秘制的断肠散,每半个月需服用一次我的独门解药,否则就会肠穿肚烂、七孔流血而死,只要你不出差错,解药每隔半个月我会准时奉送。”

“好了,时间不多,皇上快过来了,你做好准备,今天是九公主的大婚之日,等会儿会有人替你梳妆打扮。”

“记住,不要妄想逃跑,也最好不要让人发现你是假冒的,否则毒发的滋味你该想象的到!”

冷面侍卫刚说完,刚才那些大呼小叫的太监宫女们就簇拥着一个金黄色的苍老男子走了进来。她知道他就是九公主的爹。

皇帝云啸颇为亲切的关照了她几句,她状似娇羞的“恩”了几声,没敢开口。

等皇帝离开之后,便有更大群的丫鬟婆子涌了进来,七手八脚的伺候她沐浴更衣,梳洗打扮,这时她才发现,这具身体上竟然有为数不少的刀伤剑痕,更要命的是腰上一个伤口还正在向外渗血,洁白的纱布上已经隐隐露出了殷红的血色。

之后,她便被穿上大红喜袍,戴上足金凤冠,塞进了奢华的凤辇。

再然后,就遇到了他——她的夫君。

所有这一切都好像是虚幻的梦境,可是却又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不知这一生会怎样度过,也不知被人下毒要挟的日子何时才能结束,但是既来之则安之,从小便习惯了颠沛流离的孤儿生活的她,从来不会抱怨生活,因为在她眼中,只要生命还在,生活便是有希望的,明天便是美好的!

如果来到这个世界,重新生活就是她九夜的命运,那么便让她代替这具身体的前主人,活出一个更精彩的未来!

想了许久,直到红烛燃尽,天色青白,她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清晨,在一阵清脆的鸟鸣声中九夜醒了过来,挪动身体,却发现自己还被风亦寒拥在怀中,面上微红,心中升起星星点点温暖的感觉。

“九儿醒了?”

抬眼一看,风亦寒正浅笑注视着她,那惑人的凤眸中此刻正溢满了似水柔情。

九夜尴尬一笑:“呵呵,醒了。”

“进来!”风亦寒俯首在她额头印下一吻,然后起身对着房门吩咐道。

镂空的雕花格子门被推开,两名丫鬟走了进来。

一位精明伶俐、身量高挑的黄衣丫鬟手中端着一个托盘,九夜没见过此人,想来是专门伺候风亦寒起居的。

另一位青衣丫鬟端了一盆清水,是昨天从宫里陪她一起来到将军府的宫女小兰。

在两人的协助下,不多时,九夜和风亦寒已经梳洗完毕。

九夜今天穿了一件大红色的罗裙,颜色虽然艳丽,但是款式却简单大方,高贵又不显张扬,越发衬得初为人妇的她粉面含Chun、娇俏可人。

风亦寒一袭白衣,风度翩翩,一头长发随意的绑在脑后,竟然带有几分飘飘欲仙的味道。

这时,黄衣丫鬟拿起她刚才端进来的托盘中的瓷碗,递给了风亦寒,恭敬地说道:“少爷,这是您今天的药,还有老夫人一早交代,让您和少夫人起床后去一趟菊苑。”

风亦寒接过药碗,轻哼了一声,面无表情的喝了下去。

“九儿,我们去见母亲。”吃完药,风亦寒温柔的牵着九夜的小手步履稳健的向菊苑走去。

在皇宫的时候,那位冷面侍卫曾经告诉过她,风亦寒的母亲是皇帝的亲妹,也就是九公主的姑妈,而现在又多了一层婆媳关系,昨天在喜堂上的一面之缘,只觉得她是一位雍容大气、尊贵威严的长者,现在要去见她,九夜心中还是有些忐忑。

走了大约一刻钟,两人来到了老夫人云若水居住的庭院——菊苑,这里收拾的干净的过分,看起来甚至有些清冷,与草长莺飞、花红柳绿的暮Chun时节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正堂中弥漫着幽幽的檀香,只见云若水身着一袭淡紫色的凤纹长裙,端坐首位,双目微闭,手中捻着一串佛珠,双唇开开合合在默念。

Chun日的暖阳透过雕花门窗洒落在她周身,带有几分被岁月所尘封的沧桑。

其实她并不老,还不到四十岁,但是散发出来的淡漠气质,却让人觉得她好像已经经历了人世间所有喜悲。

“孩儿给母请请安。”

“媳妇给母亲请安。”九夜学着风亦寒的样子跪到了地上。

云若水缓缓张开双眼,幽幽的看了一眼风亦寒,然后又把目光移到了九夜身上。

许久,才听她开口说道:“九儿,你的母后走的早,而姑母这些年又在这菊苑吃斋念佛,甚少出去,想来你也一定吃了不少苦,如今,你嫁给了寒儿,姑母便是你的娘亲,若是在府中有什么委屈,就和为娘说,为娘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她的口气平淡如水,让人看不出个中情绪。

九夜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云若水并不是很了解九公主,那至少不会那么容易穿帮,思量间,乖巧的答道:“九儿多谢母亲。”

“嗯。”云若水满意的颔首,然后把目光移到桌上的一碗药上,对九夜说道:“把这碗药喝了吧。”

九夜端起药碗,浓浓的中药味扑鼻而来,令人几欲作呕。

看到云若水又闭起双眸,专心致志的念起了佛经,九夜只好疑惑的看向风亦寒,用眼神询问他这是什么药?为什么要让她喝?

风亦寒从九夜手中拿过药碗,放在鼻尖下闻了闻,然后“嘭”的一声把药碗摔到地上,异常生气的向云若水质问道:“母亲为何要给九儿喝避孕的药?!”

九夜莫名其妙的看着脚下的碎瓷片以及四处流淌的药汁,心中一寒,这是避孕药?先不说她自己愿不愿意为风亦寒生儿育女,单说云若水的态度,她为何要在对自己说了一大堆的关心话之后,再唱这么一出?

云若水平静的睁开眼,对风亦寒说道:“寒儿,为娘已经为了你亲自向皇上求亲,遂了你的意,你就不要再闹了,子嗣的事情先放一放,为娘自有安排。”

风亦寒斜瞥了一眼云若水,不屑的说道:“孩儿既已娶亲,就说明孩儿已长大Cheng人,以后自己的事情自己会安排,不劳母亲大人费心,我的儿子,您的孙儿,一定会由九儿替我诞下!谁都妄想阻止!”

九夜目瞪口呆的看着双眸暴红的风亦寒,那青筋突起的气愤模样竟然让她有几分感动。

一个男人敢于违逆母亲,让一个女人替自己生儿育女,那这个男人应该是爱这个女人的吧?

然而,如果他心中有爱的话,那他爱的到底是谁?是他执意娶进门的九公主?还是与他Chun宵一度的那具身体以及刚刚进驻那具身体的灵魂?

想到这里,九夜的心中竟然有了微微的苦涩。

他的温柔与激Qing敲开了她她尘封已久的心,可是,她能爱他吗?她只不过是一个替身而已,如果他知道了一切,还会像现在这样对她吗?

如果从来都不曾拥有,那便不会贪心的不想放手。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