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绝色宠妃:不做女将军

更新时间:2021-09-13 11:01:58

绝色宠妃:不做女将军 已完结

绝色宠妃:不做女将军

来源:落初 作者:凌沧沧 分类:言情 主角:黎殊儿姜国 人气:

主角叫黎殊儿姜国的小说是《绝色宠妃:不做女将军》,它的作者是凌沧沧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将门侯府的嫡小姐,本该嫁晋国公府世子为妻,却在大婚当前被庶母及姐姐陷害,一朝坠落悬崖,落得身首异处。她蛰伏三年,浴血归来,带着不为人知的使命,誓要挑动京城一番血雨腥风。她化身为奉旨进京的舞姬,略施小计和洛王不打不相识,成为洛王看中的女将,可惜她志不在此。她身藏漠令,手握漠族十万冤魂大军。本以为早就练的冷血无情、铁石心肠,可终究还是对洛王升起一丝丝的情感涟漪,无奈造化弄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傲前一刻还是笑语相迎,下一秒就变了脸色,手中的长剑忽的飞将出去,从左向右呈半圆轨迹向黎殊儿飞去。黎殊儿若要避开锋利的剑刃,势必要向左闪避。

她轻身闪跃,向左飘移,以半寸之距躲开了锋利的剑锋。

李傲突然一阵清脆的口哨声,待命的骏马受到号令,直奔黎殊儿飘移的方向狂奔,完全没有减速的迹象。黎殊儿来不及收功,擦马身而过重重的摔到了地上,有半刻的混沌昏厥,尚未清醒过来就被一张巨网捉住,成了瓮中之鳖。

那张网是从周培晨的刀柄中铺散开来。

“卑鄙无耻的小人,居然使阴招。你好歹也是赫赫声名在外,传出去不让人笑话。”

黎殊儿一手贴身后背,她的脊椎收到了撞击,现在锥心刺骨的疼。另一个手抻着巨网,想要将她撕扯开来。

李傲蹲下身,贴着巨网说:“这儿就我们三个人,这种事情周培晨不敢外传,我会自己往外说吗?至于你嘛,等你入了本王的麾下,就是我的人了,自然事事听我的,也绝对不会往外说的。再说了,本王连同部下亲自请你回王府,这是本王给你的无上的荣耀,一般的人可享受不到。”

黎殊儿真想跟他好好的鼓个掌,然后告诉他:“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的人,居然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真是受教了。”

但话也没说,隔着手掌贴地躺着,任凭洛王发落。她如此折腾一番,为的不就是这样的结果。现在她很满意,至少她逗留京城,已经有了名正言顺的借口。

洛王和周培晨骑马一前一后入城,两人中间还隔着一位步行的黎殊儿。双手被绳子束住,而绳子的另一端牵在洛王的手里。引得周围的路人纷纷瞩目围观,然后议论纷纷。

洛王浑然不在乎世俗的眼光,泰然自若的走过每一个街道。洛王与周培晨入了皇宫内城之后便分道扬镳,洛王往皇宫内殿的方向,周培晨往洛王府的方向。临分别前,洛王吩咐周培晨,却还不知黎殊儿的姓名,又好言相问:“请问姑娘遵命大名。”

黎殊儿没好气的回答:“黎殊儿。”

洛王很满意的得到了答案,然后对周培晨说:“黎姑娘是府里的贵客,一定要好生招待,安排一间上好的客房,解了绳子,找个大夫看看。找秦晏凌给她登记入册,办好入籍手续。

黎殊儿不哭不闹、不喜不悲的跟着周培晨进了洛王府的大门。刚入府门,黎殊儿便听见周培晨吩咐下属士兵找医官过来。又跟着周培晨在王府的东侧厢房择了间环境优雅清净舒适的房间。黎殊儿嫌弃屋子里空闷,又让周培晨打开屋子四角的窗户,让清新的空气输送进来。

黎殊儿等着周培晨来给她解开绳子,周培晨却迟迟不动。黎殊儿口头提醒:“王爷让你给我把绳子解开。”

周培晨权当没有听见,直接退出了屋子。

事实上,周培晨给不给她绳子根本就不重要,她自己也一样能解开。她环顾四周,房子确实不错,清净雅致,左边鸟语花香,右边水声潺潺。黎殊儿起身来到窗前,看着屋外奇花盛开姿研盛态。

黎殊儿手指轻挑,指尖划出优美的弧度,召唤出三两瓣花朵。娇嫩欲滴的花朵瞬间成了进攻的兵刃直奔黎殊儿,黎殊儿双手举起,花瓣从她的双手间呼啸而过,割开了捆绑黎殊儿的绳子,直直的打入对面的墙壁。

黎殊儿吁了一口长气,将双手放了下来,抖落手上的绳子,手腕处明显淤血红肿。黎殊而并不在意手上的上,活动活动了手腕的,便一跃跳起坐到了窗台上,欣赏着屋外的美景,时不时的逗逗停落的小鸟,等着别人来给他解围。她知道映娘肯定会来救她,才不枉她在京城里招摇的走上一圈。

秦晏凌刚回到府里,便听到随从秦冲汇报,说洛王带回个女人。这本就是奇异罕见的事情,秦晏凌突然就来了兴趣。洛王向来都拒女人于千里之外,沉迷于军中战事,不喜欢风花雪月,连件风流韵事都没发生过,这次去南疆巡防居然带回来个女人。奇闻,天下奇闻,确实蛮让人激动的。

秦晏凌更被秦冲告知这姑娘与过世的二小姐长的极为相像。秦晏凌佯装诧异,满脸的不可思议,说着一定要来一见真假。

奉命监守军营的司马越秀,在得知洛王回京的消息,立刻离营回京,准备向洛王汇报这半年的军中战事。

两人在洛王府门前碰面。秦晏凌刚到洛王府,就撞上骑马而来的司马越秀。司马越秀一身黑色铁甲护衣,剑眉星目容貌甚伟,看起来神采奕奕,与秦晏凌的萎靡不振形成鲜明的对比。

“晏凌,我正到处找你呢。洛王已经回京了,现在这会正前往面见陛下。你擅自离营的事情,我想帮你兜也兜不住,参军事武谦基那关就过不了。你经常彻夜不归,又不经允许直接缺席武练。他那边大发雷霆准备向殿下提议削了你的军籍,将你逐出军营。你赶紧想想办法,找他通融通融。”

秦晏凌一脸的不屑一顾,心里却在想:“逐出军营正合我心意。”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府里走去。

司马越秀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好言相劝道:“你别一脸的不愿意,我知道你的心思早就不在军营,早就放言什么大海从鱼跃天空任鸟飞。可是离了军营你能干嘛,整天喝酒赌博度日,你就想这么消沉下去,你别忘了你可是骁尉将军之子。”

这番诚恳的建议,在秦晏凌听来就是刺耳的讽刺。他加快了行走的步伐,将司马越秀甩在身后。司马越秀快跑两步,跟上秦晏凌,继续说道:“我知道我是忠言逆耳,这话你也不爱听。就这一次,最后一次,你找武军事求求情,我在旁边再附和几句,定能让殿下改变主意。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你想干什么,我绝不干涉。”

秦晏凌突然停了下来,看着越秀一脸诚恳的态度,知道越秀虽然言语不善但是真心待他,又不忍迁怒与他,还是坦诚的跟他说说:“你和武军事一同离营,他没跟你在一起,肯定是随殿下一同进宫面圣。他见着洛王肯定就直接说了,我找什么机会跟他求情。再说了,他是个老顽固,一成不变,跟他求情等于对牛谈琴。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但如你所说我已志不在此,你劝也没用。但愿有一天,能离开这束缚的牢笼,去那广阔的天地遨游一番,岂不快哉。”说完他抬头望了望天空,天空湛蓝,白云朵朵,仿佛拼成了妹妹的微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